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人类嚼槟榔的历史有近3000年 最富盛名的当数湘潭人

2014-11-14 19:09:13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黄利飞 编辑:李茜 实习生:李雅婷
  在云南,有一条槟榔江;在厦门,有槟榔路,甚至还有一所槟榔中学;在广东和台湾等地,有久负胜名的槟榔村;在海南,以槟榔为名的道路、村庄数量更多。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民族学院教授、海南经济史专家陈光良说:“一种农产品被如此多的用做地名,这从一个侧面微妙反映出槟榔在历史上、或者至少某一时期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经济角色。”
  
  从古印度诗人的诗里,我们得知人类嚼槟榔的历史大约可追溯到公元前900年左右,即距今已有近3000年;而湖南人嚼槟榔的习俗由来已久,据考证已有400余年,其中最富盛名的当数湖南湘潭人。
  
  如今嚼槟榔已成为湖南很多地方的生活习惯,同时也嚼出来一个产业,昔日的家庭作坊演变成了现代的规模企业,近年来甚至年销售额达百亿,市场也从湖南延伸到省外。
  
  人类嚼食槟榔的历史有近3000年
  
  人类嚼槟榔的历史大约可追溯到公元前900年左右。古印度诗人马可的诗里,记载了印度讫哩史那王所率领的士兵嚼食槟榔子的情景,当时印度人称槟榔为Gouvka,嚼槟榔的习俗很快普及亚洲热带地区。
  
  公元1298年,马可波罗在《东方见闻》中叙述了亚洲人有嚼食槟榔的风俗。据相关考证,槟榔进入中国,约在西汉年间。槟榔甚至作为贡品,传送宫中。司马相如的《上林赋》中有相关记载:“留落胥余,仁频并闾”。留落、胥余,是类似棕槟的树名。仁频,就是今天说的槟榔树,并闾,则是棕树。
  
  这也就是说,我国南方嚼槟榔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东汉杨孚《异物志》有记载;西晋嵇含在《南方草木状》中又作了详细介绍;到了宋代,岭南人嚼槟榔之风达到了鼎盛时期,宋人罗大经在其客居岭南时曾写过:“余始至(岭南),不能食(槟榔);久之,亦能稍稍;居岁余,则不可一日无此君矣!”
  
  罗大经还在《鹤林玉露》书中对嚼槟榔的作用作过如下概括:“槟榔之功有四:一曰醒能使之醉,盖每食之,薰然頬赤若饮酒然;二曰醉能使之醒,盖酒后嚼之,则宽气下疾,酒醉顿解;三曰饥能使之饱,盖饥而食之,则充然气盛,若有饱意;四曰饱能使之饥,盖利饮食消化,不至(饮食)停滞。”
  
  如今嚼槟榔已成为湖南很多地方的生活习惯,同时也嚼出来一个产业,昔日的家庭作坊演变成了现代的规模企业,近年来甚至年销售额达百亿,市场也从湖南延伸到省外。
  
  古时海南州县赋税1/3来自槟榔贸易
  
  宋代赵汝适《诸蕃志》说,“鲜槟榔、盐槟榔皆出海南。”“商舶舆贩,泉广税务收数万缗,惟海南最多”,又说:“泉船以酒、米、面粉、纱、漆器、瓷器为货,岁杪或正月发舟,五六月回船;若载鲜槟榔搀先,则四月至。”也就是说泉州商船如装运鲜槟榔就要提前回航,可知槟榔贸易已经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尤其泉州乃是当时世界级的大港,槟榔经济在泉州港的税收中已有相当份额,足见槟榔经济对主要输入地两广、福建的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同是宋代的王象之在《舆地纪胜》中写道:“琼人以槟榔为命,岁过闽广者不知其几千百万也。”由此可见,槟榔贸易在当时已经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史料称元代亦然。
  
  槟榔贸易的繁盛,一直延续到清代。清人吴者仁还在《槟榔赋》中生动地描写了海南槟榔经包装过海之后,从水陆两路分销岭南各地的情形。那时,海南州县赋税多是将槟榔和椰子合计为“榔椰税”。据清代道光《琼州府志》列举的全岛各州县税收情况统计,“榔椰税”占全岛税收的37%,是最多的。
  
  嚼槟榔最富盛名的当数湖南湘潭人
  
  湖南嚼槟榔的习俗由来已久,据湘潭县志记载由近400年,多流行于湘潭、长沙、株洲、宁乡、衡山、醴陵一带,而最富盛名的当数湖南湘潭人。
  
  湘潭民谚云:“拜年不敢当,进屋吃槟榔。”“客人到我家,一口槟榔一杯茶。”“槟榔越嚼越有劲,这口出来那口进”,“养妻活崽,柴米油盐;迎宾待客,槟榔香烟”等。
  
  在湘潭,春节拜年,主人要敬槟榔;闹新房有抬槟榔的节目,比如新郎新娘用筷子同时挟一口槟榔敬客,客人赞日:槟榔翘翘像条船,今晚花开月也圆……如果客人还多要,就说“新娘槟榔两头翘,一口两口我不要,三口四口不为多,我要五子登科。”可见槟榔自古就是当是人民必不可少的待客之物。
  
  据《湘上痴脱难杂录》记载:明末清初,湖广总督何腾蛟与李闯王夫人及其部将联合抗清。由于督师的将帅不团结,削弱了抗清力量,何腾蛟为了解决矛盾,带领人马从衡阳来到湘潭,与清军相遇。时值,顺治六年(公元1650年)初,清握金亲王因湘潭人民助何腾姣抗清,下令屠城九日,杀得湘潭尸横遍地,所剩户不上三四十,人不满百口。
  
  其时有安徽商人程某来潭,得知老僧收白骨,以嚼槟榔避秽。嚼食槟榔的习惯由此延续并发展而来。从此,湘潭人与槟榔结下了不解之缘。嚼槟榔的习俗也逐渐传入湘中、湘北一带。
  
  湖南人爱吃槟榔,传与瘟疫有关
  
  槟榔能治病,这在不少典籍上都有记载。作为我国四大南药之首,原产于马来西亚,为棕榈科植物槟榔的种子。但在海南岛栽种,至少已经有一千四百年以上的历史。
  
  梁代名医别球云:“槟榔味幸温,生南海”。图经云:“槟榔生南海,惟力、崖、琼山、会同、乐会诸州县为多”。另外唐代的千金方、南宋的虞衡志、明代的本草纲目等书籍亦有记载。
  
  而湖南人吃槟榔的渊源,恐怕得追溯至古时人人谈之色变的瘟疫。《湘潭县志·卷三十四》中记载:“相传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县境大疫,居民犯臌胀病,县令白璟要患者嚼药用槟榔,臌胀消失。此后,原患者常嚼,未患者也嚼,久而久之,槟榔成为县人独特的嗜好,成为迎宾待客不可缺少的食品。”由此,老工艺槟榔制造应时而生。
  
  另有传说在清朝顺治年间,湖南瘟疫流行,很多人身染疾患,吐泻而亡,而当时在湘的一些海南商人却安然无恙。人们注意观察,发现这些海南人平素爱吃槟榔,人们因此认为嚼食槟榔可以避免瘟疫邪气。为了预防瘟疫复发,湖南各地纷纷仿效,从海南引进槟榔作为一种治病的良药,湘潭人更是男女老少不离槟榔,相沿成习流传至今。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