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海南槟榔曾与湘潭兴衰相关 是湘军抗战三宝之一

2015-01-15 11:35:29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单憬岗 张晓甜 编辑:见习编辑:李雅婷
  最近,一部名为《长沙保卫战》的电视剧让四大南药之首的槟榔,再次火了一把。剧中,观众将看到“老长沙城”中最多的“牌子货”——槟榔,街道墙上不仅贴有槟榔的海报,还有手推槟榔车。这些细节出自导演董亚春在长沙实地考察之后,从饮食文化的角度出发,对湖湘人民抗战做出的思考。
  
  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其实抗战时期,为民族浴血奋战的湖湘子弟和成千上万湖南百姓口中咀嚼的槟榔,相当一部分产自海南,而且被公认为品质最好的槟榔,最受湖南人欢迎。
  
  海南槟榔是湘军三宝之一
  
  《长沙保卫战》是大型战争史诗电视连续剧《远东战场》系列电视剧的一部分,导演董亚春介绍,戏里有很多体现湖南历史文化民俗的情节。
  
  其中有一个虚构的人物,叫李本忠,他是湘籍士兵的一个缩影。他很喜欢嚼槟榔,从一个小警察最后当到了第10军团长,他和妻子新婚之喜的时候,别人还送了他们一桶槟榔。因为是贺礼,其品质自然高,因此这些槟榔很有可能是产自海南岛。
  
  “湘潭的槟榔主要来自海南。”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博导周大鸣教授如是认为。
  
  “湖南人眼中,海南的槟榔为中国最好。”同为中大社会学院的李静玮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海南槟榔干的价格在10-20元不等,台湾和越南的槟榔只需几元钱。行家可辨别出槟榔的产地,如台湾和越南的槟榔口感不好,有些扎嘴。湘潭槟榔店的广告语上往往写着“正宗海南槟榔”,好槟榔出自海南,这是当地人的共识。据湘潭当地人的解释,海南的槟榔肉厚、耐嚼。
  
  海南槟榔的好吃,甚至被唱到了当地的民歌中:“海南槟榔真好呷,都是用的糖酒发。一刀劈开把心丢,中间点滴桂子油。少放石灰多放糖,吃得口里清清凉。薄荷槟榔又一种,它的味道好得很。湘潭红纸包当中,早生贵子跳龙门。”
  
  七十三军是湘军,湘军三件宝,就是草鞋、槟榔加辣椒。董亚春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颇具湖湘特色的情节,是在文化专家的建议下加的,湖南观众看到这些情节应该会觉得很亲切。
  
  众所皆知,拍历史剧的基本任务是客观真实地还原历史,同时跟观众、跟大家讲明白,让现在生活的人们体会到,抗战那个时刻的民族精神。剧中把槟榔作为湘军三宝之一,充分说明了槟榔之于湖南人,是怎样的一种习惯和爱好。而在那个战火硝烟的年代,或将更是一种精神寄托。
  
  槟榔,对于许多人特别是湖湘子弟来说,不只是“零食”,更是一种源自内心的别样情结。从长篇历史宏剧到精致电影,从运动会到娱乐节目,槟榔元素无不在其中。不少人更是坦言,小小槟榔果实质上代表了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特质。
  
  而因为槟榔,海南与湖南的关系也更为密切,所谓“海南槟榔湖南吃”。而这种密切联系,其实始于三四百年前。
  
  传说海南槟榔曾救湘潭百姓
  
  湘潭人吃槟榔的起源有三种说法,其中两种与海南有关。
  
  其一是说原本湖南人不吃槟榔。只因有一年,湖南遭受特大洪水的洗劫,一片汪洋。洪水之后,便是瘟疫流行,人们贫病交加,病亡甚众。一时出现了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特别是在湘潭,惨象更是目不忍睹。绝大部分的家庭病的病,死的死,没有全家都活下来的。然而,唯独只有一家人,却安然无恙,毫毛不损,好像从来没有发过瘟疫一般。瘟疫过后,人们才了解到,那一家人原来是从海南岛迁移来此定居的,祖祖辈辈几代以来一直保留着咀嚼槟榔的习惯。自此,人们才了解到,原来是槟榔的功劳。其杀菌、解毒、祛湿的功效保全了那一家人的生命。于是,当地人开始仿效那家人的习惯,开始吃起槟榔来。自此以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有许多人吃起槟榔来了。从湘潭向西北传遍长沙、岳阳、益阳、常德;向西南传播到株洲、衡阳、郴州、邵阳等地,几乎遍及湖南全境,还北上流传到了京城。
  
  另一种说法说是有一湖南的官员被贬至海南万宁,偶遇美貌女子并与之相亲相爱,两人互赠槟榔果为信物,海誓山盟,结为夫妻。后来,官人带着有孕的妻子返回湖南,将槟榔果赠予亲朋好友。当时湘潭、长沙一带闹瘟疫。凡吃了槟榔果者无一染病。于是求果者日众,槟榔大展神威,保护了一方平安。由此相传槟榔果是神果,不仅能防病治病,而且成了婚宴喜庆,升官发财的吉祥之物。
  
  李静玮认为,湘潭加工制作槟榔已经有400多年历史,可能肇始于明末清初湘潭人嚼食槟榔以防治瘟疫,或者始于在湘潭这个较大的药材集散地的药商嚼食槟榔的习惯。光绪年间《湘潭县志》如此描述当时湘潭城槟榔行业的景况:“城市街衢三重……里三百步,率五步一桌子卖之,台面相向,计每桌日得百钱之利”。当时在湘潭,槟榔摊遍布大街小巷。历史上槟榔制作以家庭作坊加工,少量制作的生产方式为主,1990年代后,开始出现以现代技术生产包装的大规模生产的槟榔企业,机械包装制品占据市场主体,并且开始返销到原料产地海南。

  抗战槟榔与湘潭的兴衰
  
  主要产自海南的槟榔,在民国尤其是抗战时期与湖湘名城湘潭的兴衰息息相关。
  
  据李静玮介绍,作为湖南的重要港埠,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湘潭输入的12种主要商品中,就有槟榔。到1936年,粤汉铁路(今京广铁路南段)的通车降低了湘潭的地理优越性。然而,1938年,蒋介石的焦土抗战让长沙大火焚城,而湘潭则因祸得福,因此而引来了大量避难者,城中一片繁荣景象。专营槟榔的店铺增至27家。另外,湘潭经济也因1940年抗战铁路——湘黔铁路的修成与城内药材行、粮行等的兴旺而持续繁荣了好几年,直到1942年法币膨胀而衰落。1944年湘潭沦陷,槟榔业随之毁尽。1945年湘潭光复后,槟榔店铺又恢复至24家。
  
  由于战争,湘潭各行业普遍亏本,倒闭情况举目皆是。在14个主要行业中,十个行业由757家减至560家,且“大多生意冷淡,难于维持”。不过,依然有4个行业经营户数略有增加,其中便包括槟榔一行。
  
  抗日战争时期,武汉、广州相继沦陷,湘潭槟榔业原料来源困难,尤其是海南槟榔来源困难。抗战时期的湘潭槟榔输入找不到资料,但记者找到一份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的资料,能够充分说明湖南槟榔产业对海南槟榔原料的依赖程度。
  
  熟制槟榔的价格受原料价格影响较多。换言之,海南槟榔的生长情况与当年的零售价格密切相关。1948年9月21日的《民国湘潭县槟榔业同业公会物价表》附有说明:“敝业槟榔产于琼州、海口,每届秋冬之际为新冻交接之期,本年新货因产地飓风袭击,初花备受摧残,现影响新货,难以如时含接,以新货登场既有待,而老货存底复不丰饶,故近日来产地将成本价格陡增一倍有奇。”如遇海南槟榔不甚丰产的情况,当年的新槟榔价格上调,湘潭槟榔的价格也随之上升。
  
  为寻求货源,业内组织人员前往与沦陷区交接地区采集货物,时常遭遇种种危险,甚至会遇到货损人亡的情况。战火弥漫的背景下,槟榔的批发方式产生了较大变革,批发字号一改过去数槟榔的出售方式,换成了论斤称槟榔。
  
  “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应为槟榔制作方法的再次变革。”李静玮介绍称,此时石灰槟榔的制作方法经改良后分为敞口、发糖、点卤、粘心几步,成品不再烧嘴,而代之以香甜的味道。如今行销各地的湖南口味槟榔就源于湘潭当年此项制作变革。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