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是药能食 揭开“古”槟榔神秘面纱

2015-01-20 09:03:55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 编辑:见习编辑:李雅婷

  一直以来,媒体与市民对槟榔的态度从来都是“两边倒”甚至“模棱两可”。有人认为,槟榔是四大南药之首,收录于《本草纲目》,且承载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对其不啻赞美,也有人称长期嚼食槟榔可能引发口腔疾病,视其为洪水猛兽。
  
  历史是过去的回声,也是当下的镜子。槟榔究竟是何面目?拨开迷雾见月明,下面,让我们一起翻开槟榔尘封已久的历史,历数其功效、历史、工艺、产业等各大环节,以期揭开槟榔的神秘面纱。
  
  功效
  
  文献记载槟榔是药材
  
  人类嚼槟榔的历史大约可追溯到公元前900年左右。古印度诗人马可的诗里,记载了印度讫哩史那王所率领的士兵嚼食槟榔的情景,当时印度人称槟榔为Gouvka,嚼槟榔的习俗很快普及到亚洲热带地区。
  
  我国也是较早嚼食槟榔的国度之一,南方嚼槟榔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东汉杨孚《异物志》有记载;西晋嵇含在《南方草木状》中又作了详细介绍;到了宋代,岭南人嚼槟榔之风达到了鼎盛时期,宋人罗大经在其客居岭南时曾写过:“余始至(岭南),不能食(槟榔);久之,亦能稍稍;居岁余,则不可一日无此君矣!”
  
  罗大经还在《鹤林玉露》书中对嚼槟榔的作用作过如下概括:“槟榔之功有四:一曰醒能使之醉,盖每食之,薰然颊赤若饮酒然;二曰醉能使之醒,盖酒后嚼之,则宽气下疾,酒醉顿解;三曰饥能使之饱,盖饥而食之,则充然气盛,若有饱意;四曰饱能使之饥,盖利饮食消化,不至(饮食)停滞。”
  
  事实上,作为我国四大南药之一的槟榔(其它三种为益智、砂仁、巴戟),具有杀虫消积、降气、行水、截疟等多种功效,一直作为我国常用中药。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槟榔治泻痢后重,心腹诸痛,大小便气秘、痰气喘急,疗诸疟,御瘴疬”。《名医别录》《中国药典》《中华本草》等多种文献也有录,槟榔“可杀肚虫,医脚气”,直至今日,我国民间仍有不少应用槟榔治肚中虫病的验方。
  
  市场
  
  槟榔在过去曾风行全国
  
  中国之大,当下似乎只有湖南、海南、台湾有吃槟榔的风气。今天可能是这样,以前不是。槟榔在国史上亮相,应是西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其时尚将这种来自遥远南方的异物称为“仁频”。而最早成为中国学者研究的对象,则似乎在汉和帝时期杨孚的《异物志》中。
  
  物以稀为贵。及至南北朝时期,南方司空见惯的食物,到了北方,竟成为非贵族不得亲近的奢侈品。朝廷用来赏赐(梁王僧孺《谢赐于陀利所献槟榔启》),宴会设为佳荐(沈约《竹槟榔盘》),戚友相互馈遗,丧葬引为供品,士人们的日常生活,满是槟榔渣的味道。
  
  梁武帝时有一个嚣张的大臣任昉,曾对武帝笑称“我若登三事(称帝),当以卿为骑兵”。他与他爸都酷嗜槟榔,他爸临终还要吃口好槟榔才愿上路,可是剖了一百多个壳子,竟没一颗好的,死不瞑目。任昉因此抱憾,发誓“终身不尝槟榔”。
  
  南朝刘穆之官至左仆射,然出身寒门,曾去舅老爷家吃傍片,一日,“食毕求槟榔”,舅老爷调戏他:“槟榔消食,君乃常饥,何忽须此?”不愧是将来要发达的能屈能伸的大丈夫,穆之嚼着槟榔,一笑置之,不以为忤。倒是老婆看不下去,自此停了夫妻生活。不过,后来穆之发迹,还是小小报复了一把,他请舅老爷来家吃饭,饭后的槟榔竟是用金盘盛上来的,富贵之气逼人。李白诗“何时黄金盘,一斛荐槟榔”,就是叹羡这种暴发户的风采。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