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揭开台湾槟榔西施神秘面纱

2015-03-26 16:29:18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见习编辑:李雅婷
  早就耳闻台湾槟榔西施的趣事,传说中的槟榔西施和轻佻甚至淫荡都沾了边。真正到了台湾,到了路边的槟榔亭,又尝了一尝槟榔,再和槟榔女聊一聊就揭开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槟榔女的神秘面纱。
  
  在台湾东部的头城街里,鼓了一鼓勇气,又握紧拳头,推开了一家槟榔店的门,店里只有这个美丽的槟榔女在扒槟榔。交了50元台币,和11元人民币,买了一包槟榔。其实我真正的目的是想聊聊那些人们传说的“什么三点式”“什么摸两粒槟榔了”。台湾当局警告:吃槟榔会引起咀嚼功能障碍及口腔癌。
  
  按照美女的指点,我扒开一颗槟榔,连着叶子一起嚼了起来。味道有点苦,主要的感觉是头昏脑胀,有血压升高的感觉,我有点不受,就吐掉了。之后,喉咙有点肿胀和轻微的疼痛。台湾人爱嚼槟榔,可能这个东西有提神的功能,像咖啡似的。后来我又试着尝过一次,还是那种感觉。
  
  槟榔女远没有报纸上传说的那么神秘,卖槟榔的亭子在道边随处可见。是很普通甚至是最普通的那种小亭子,连门市都不是。有的除了卖槟榔,还卖香烟水果的,还有兼营“一日游”等业务的。
  
  槟榔店在台湾的东部还能见到,主要是分布在载重汽车通过的公路边。买主主要是大车的司机或是游人。
  
  为了招引客人,店家通常会起一些诱人的名字,“好口福”,还算不错啊。
  
  当聊起槟榔女“三点式”站街的事,美女说没那么严重,只是个别的现象。倒是很多媒体跟着追风,把台湾“槟榔西施”给炒起来了,惹得很多人有事没事地也去尝一尝槟榔的滋味。
  
  这些路边店女子大多是勤劳肯干的良家女子,有的是“槟榔西施”,还有的是“椰子西施”。卖点东西挣点钱,就是为了生活。
  
  己光顾的槟榔摊是一位阿婆与女儿开的摊档,就像普通的台湾小食店一样,虽然天色已晚仍然亮着档口的灯光,一边自己手工加工着槟榔,一边对外售卖着,再普通不过了。
  
  台湾人吃的槟榔,除了新鲜的槟榔果(俗称菁仔,据说含致癌物质槟榔素及槟榔碱)还要有一味也是不可或缺的配角,那就是包在槟榔外面的荖叶及夹在中间的荖花。
  
  在台湾最普遍的槟榔吃法有两种:一是将槟榔剖开,中间加上一块荖花和一些石灰及其他作料,即所谓的“红灰槟榔”;另一种则是在荖叶上,涂石灰再包槟榔而不加荖花,此即“白灰槟榔”或“包叶槟榔”。
  
  因为槟榔可以让身体发热,天冷的时候可以驱寒,还有人因此而认为可以壮阳。是否壮阳,不得而知,但台湾确实有很多熬夜,做体力工作的人,喜欢吃槟榔,比如司机,往往会在车上备上一包槟榔提神。
  
  槟榔西施是一种在台湾特有的职业,槟榔摊的高额收益让槟榔西施人数迅速壮大,成为了台湾一道独特的风光。
  
  槟榔西施深具台湾色彩,是台湾文化的代表之一。
  
  “槟榔西施”是庶民阶级自我意识的展现;由於经济的富裕,此族群一方面颇为欣赏自己的政治观,一方面藉槟榔摊里闪烁的各色灯管和透明柜的花俏设计,展现其美学观。
  
  槟榔西施们属于台湾新生世代的一群。
  
  出生于二战后政经迅疾转变的时代,享受丰裕的物质生活是追求的目标;大体偏好暂时性的工作:他们可能工作一段短时间,从槟榔摊消失,稍后出现在另一家店。
  
  其后更多同行效法,竞争越演越烈,卖槟榔的女孩们开始穿得越来越少。有司机开车时因只顾观看槟榔西施而忽略了驾车的安全,因此这现象带来了更多的交通意外,曾有槟榔西施因而被控告谋杀。
  
  有店铺为了竞争槟榔所带来的高利润,以及获取顾客们的注意,便聘请了穿著性感的女郎去助销。在2002年,地方政府开始禁止穿著过于暴露的槟榔西施,最先是台北市,然后桃园县。到了2004年,在台北一带已找不到槟榔西施,她们只能在台中和台南一带找到,但已不再像过去穿著暴露了。
  
  一些槟榔西施为高中职辍学学生,而且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大部份由于其教育程度和年龄,因此很难在便利商店找到工作;或是由于槟榔摊的较高薪水,因此选择这个职业。
  
  一些女性团体对于槟榔西施为改善经济情况而作性感打扮的权利加以辩解,然而这些辩解是具有争议性的。她们指出:国际模特儿、明星、展览会女郎的性感形象并不会被社会认为是不妥当的;社会或法律不去规范模特儿、明星的性感穿著,却只禁止槟榔西施穿得稀少,这政策显然是一种阶级歧视。
  
  槟榔的价格一般来说,50元新台币可以买8—9粒槟榔,但通过这种方式卖的槟榔,一粒就要100元台币了。槟榔西施的收入相当可观,每月能赚四五万元台币。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