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南朝“刘宋”第一号功臣刘穆之与槟榔

2016-01-06 15:00:30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 编辑:李雅婷
  刘裕攻下了京口以后,遇到一个麻烦事:缺个大秘书。革命的事千头万绪,他既要有文才,又要有组织协调能力,又要提供好后勤保障,简单一点概括,这个人要有三头六臂。
  
  何无忌说:没有比刘穆之更合适的了。
  
  就这一句话,南朝“刘宋”的第一号功臣走到前台。
  
  刘穆之曾经到处混饭吃
  
  凡是丞相这样的角色,在普通人印象中,总是手拿羽扇的“半神仙”形象,就像诸葛亮、刘伯温,但刘穆之不是。
  
  他和刘裕有几份相似,可能是两个人“伟大友谊”的基础。
  
  1、都经常炫耀是刘邦的后人;2、都像街头小混混。
  
  但他们有明显的不同点,刘穆之名气要小。
  
  他一直住在京口,和刘裕近在咫尺。但是刘裕只是模模糊糊听说过他的名字,可见刘穆之即使在“痞子界”也没有混出名堂,不像刘裕曾被绑起来打那样“一鸣惊人”。
  
  刘裕召开“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时,参会代表有27人,刘穆之在门口望风的机会都没有。这可能与他有点酸腐气有关,文人总死要面子、做事躲闪,不像刘裕“大老粗”脸皮厚、撒得开。
  
  刘穆之小时饱读诗书,长大后做过琅琊内史、建武将军江敳的主簿,算是在市级领导身边呆过的。
  
  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娶了一个豪门的老婆,姓江,在京口是大族。本来过个小康生活肯定没问题,但他自视甚高,如鲲鹏展翅,能扶摇直上九万里。可惜出身太低,在别人眼中就是个刀笔吏、池塘中的小虾。在壮志难酬、屡遭白眼后,他一气之下辞官回到老家,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没有了经济来源,吃饭都成问题,他只好经常去丈人家蹭饭。江家人对他的脸色顿时乌云密布,老婆也觉得难堪,时常提醒他:男儿当自强啊。
  
  刘穆之当作耳边风,还是经常去。
  
  一次,江家大宴宾客,请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担心刘穆之跑来丢人,特地没有通知他。但刘穆之嗅觉敏锐,闻着香又来了。江家没有办法,在角落安排了一个座位。
  
  刘穆之大大咧咧地入座,酒足饭饱以后,看到桌上有新采的槟榔。就问小舅子:我能不能拿几个回家?
  
  小舅子一肚子气,看着他流涎水的样子,真是丢人现眼,说:你知道槟榔有什么用处?是消化食物的,你有几天能吃饱?拿这个回去用得上吗?
  
  宾客们听了哈哈大笑。
  
  刘穆之狼狈不堪,跌跌撞撞逃回了家。从此也识相了,再没有去过江家。江夫人知道以后,偷偷剪去了一半头发,去外面卖了,换回来酒菜,给刘穆之说:这是弟弟送来的,向你赔礼道歉。
  
  刘穆之是何等聪明的人,看了一口口地吃下去,没有说话。
  
  许多年以后,刘穆之发迹,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在家里摆几十桌菜,请亲戚朋友来吃饭。越是有不相识的人进来混饭吃,他越是高兴。甚至多摆一桌菜,专门等蹭饭的人。
  
  一次,他对老婆说:你去通知小舅子,我要请他吃饭。
  
  江夫人一听,“扑通”跪在地上,泪如雨下。刘穆之大惊,把她扶起来,问:你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江夫人说:你现在大权在握,江家的人天天提心吊胆,害怕你报复。你现在请他们吃饭,是要动手了吗?我代江家人向你赔罪了。
  
  刘穆之哈哈大笑,说:我跟他们没有怨恨,让他们放心来吧。
  
  第二天,刘穆之盛情款待了江氏一家。临别之时,几个下人抬着一个特大号的金盘子过来,里面放着一斛(大概有三四十斤)槟榔,对小舅子说: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他成了首席大秘书
  
  就在刘裕起义的不久前,刘穆之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刘裕坐在一条船上,一起出海。突然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刘穆之非常害怕。但船平稳前进,毫不颠簸,他感到很奇怪,低头一看,两条白龙正在船的两侧护航。过一会儿,船转过一道弯,顿时风平浪静、碧空万里,两岸风景如画。
  
  刘裕起事的这一天,整个京口大乱,街上到处是人。刘穆之看着全城慌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恰巧碰到了刘裕派来的使者,他说:刘裕想请你和他共图大业。
  
  刘穆之扭头就走,快步跑回家,把家中长衫撕毁,做成了裹腿布,飞奔着去面见刘裕。
  
  刘裕一见大喜,出了一道面试题,说:我现在从头来起,也不知道将来是成功还是失败,做什么事都很困难,想要一个文字功底好、办事能力强的人,你觉得谁最合适啊?
  
  刘穆之说:你诚心做大事,那肯定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仓促之间,恐怕没有人比我合适了。
  
  刘裕大笑,说:你能屈尊做这个职位,我们的大事就一定能够成功!
  
  随即任命刘穆之为主簿,即首席大秘书。
  
  桓玄出兵进攻
  
  就在刘裕紧锣密鼓、匆忙准备时,建康城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桓玄、桓谦、卞范之等几个人的头靠到一起,商量怎么办。
  
  桓谦说:趁他们立足未稳,派兵压上去狠狠打,敌人立即土崩瓦解。
  
  桓玄摇摇头,说:你们错了。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士气正旺,知道没有退路,肯定拼死一战。如果我的前锋输了,敌人的气势百倍,那对朝廷的打击太大了。我们不如以逸待劳,把大军集结在覆舟山,他们一路跑过来,没看到一个人,会很失望,疲惫不堪。朝廷大军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们肯定惊慌失措。然后我们按兵不动,敌人求战不能,自然就会散去。
  
  众人都纳闷,好像只有防守没有进攻啊,他们才几个毛人,朝廷要怕成这样。
  
  于是纷纷建言:他们只是乌合之众,哪能做什么事?主上不用担心。
  
  桓玄再次摇头,说:你们就不懂了,刘裕一世之雄,是个真正的统帅;刘毅以前穷得连一石米都没有,可他赌博起来一掷百万;何无忌像舅舅刘牢之,这三个人聚集在一起,谁说不能成大事?
  
  桓谦一听,难道我们不用出击,就指望刘裕自己解散?哪有这样的好事?我们兵强马壮,大象踩死蚂蚁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于是反复劝说,要求主动出击,桓玄拗不过,派出两员猛将,相继北上,围剿义军。
  
  这是实力悬殊的比赛,就像国家队和地方队较量,所有的人都认为是“一边倒”,然而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杨民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