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槟榔频道 > 正文

槟榔里嚼出的东南亚文化

2016-03-15 14:47:51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李雅婷
  在东南亚,槟榔不但融入了百姓的生活,而且在许多重要场合扮演重要角色,形成了一种特有的东南亚文化。
  
  槟榔在东南亚有一段长久的历史,东南亚许多国家和民族都有嚼槟榔习惯,早从两千年前就有嚼槟榔这项传统并且一直延续至今。它并不局限在某一国家或地区而是广布在东南亚印度洋至太平洋这片区域。嚼槟榔最基本的元素是槟榔核、老藤叶、石灰,其他细节上的变异则随着地区文化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它与东南亚各地域的文化有十分紧密的联结,从语言上、器物上、史籍中都可以找出一些端倪;如:生活口语、神话传说。在西方人的眼中嚼槟榔是一项不雅的行为,由于这样的成见,它背后深深扎在传统文化里的根往往被忽视。其实,这项传统是十分丰富古老的,即使在日趋全球化、传统价值屈于西方主流文化的今日,它深入亚洲传统文化的根仍是不可否认且值得回头仔细看看的。
  
  槟榔怎么吃
  
  槟榔树是棕榈科热带植物,果实为椭圆形,可以食用,又是药材。槟榔的果实有红、白两种,红的小而软,白的大而硬,须切成小块嚼。槟榔的口感通常是先苦后甜,还可使人略生醉意,刺激提神。槟榔汁液呈红色,长期嚼食,牙齿可被染成黑色,而有的民族也自以“黑齿”为美。
  
  槟榔的属名Arecae由马来西亚土名拉丁化而来,其种名catechu则是马来语的“一种从植物中提炼出来的液汁”之意,可见槟榔可以用来做天然染料。除了中国南部之外,印度、锡兰、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地,嚼食槟榔的风俗,延续了两千多年,是平民与贵族共有的嗜好。槟榔见诸文献上,可追溯一千年前的南北朝时期。李后主的《一斛珠》:“晚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里残殷色可,杯深被香醪涴。锈床斜娇无那,烂嚼红葺,笑向檀郎唾。”词中的“红葺”即为槟榔。
  
  槟榔怎么包、它的材料组合、形状大小都随着地域的差异而不同;最基本的共通元素是以荖藤叶包石灰与槟榔核在口中咀嚼。有的地区食未成熟的槟榔核(也就是槟榔树的种子)有的则吃已成熟的,未成熟的种子较柔软、多汁也比较甜,已成熟的较苦较硬。槟榔核也分生食与熟食,一般来说,住在潮湿地区的人多为生食,在干燥地区的为熟食,方法有以水滚烫过、用阳光曝晒干燥、或是腌渍。老藤叶也是如此,有的地方是趁青绿的时候摘下来,有的是等到转黄了才采下。石灰有的是从岩石里采来,用法是磨成粉再参水成膏状。临海的地方则来自海底的贝类、珊瑚、软体动物,要用时得以火烧之再击碎磨粉。有出产香料的岛屿会在槟榔中加入麝香、胡椒、丁香等香料。
  
  在古代泰国,嚼食槟榔是一件大俗大雅的事情。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槟榔都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小零食。茶余饭后的休闲时光,若心情不好,嚼槟榔可以解解愁;心情好,槟榔也可以助助兴。吃的时候常在蒌叶上抹上红灰(混入姜黄和水之后变成红色的石灰),用蒌叶包住槟榔,有时候也会加入一些烟丝,然后拿来嚼,就像现在的年轻人嚼口香糖一样,不会咽进食道里。放在嘴里每嚼一次,都会使得槟榔和石灰混合,从而释放出其他物质,有些化学物质会将口水变成鲜红色,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嚼槟榔的人嘴里满满的都是鲜红色。
  
  槟榔这种植物,从很久以前起就一直陪伴着泰国人。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喜欢吃槟榔,但无论是新鲜槟榔还是干槟榔,它们仍为外国市场所需。干槟榔用于制革业和制药业。槟榔果还可以在急救中当草药用。比如,愈合伤口,治腹泻,治疗牙龈和牙齿的疾病等等。
  
  神话传说中的槟榔
  
  许多口传文学中,槟榔是重要的象征,从中也可追溯出槟榔传统的源头。在高棉,一位名叫PrahThong的公主送给他的新婚丈夫槟榔,作为对婚姻忠实的象征,而后世的人则延续之,将槟榔当作男女关系的忠实承诺。在越南的一个传说中,一对双胞胎兄弟同时爱上了一位女子,由于两兄弟感情十分好,为了成全对方,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投河自杀,哥哥死后成了石灰岩,弟弟在岩石旁成了槟榔树,那位女子受兄弟情义的感动也投河化成了攀附在树上的荖藤;国王得知这件事后,叫人采了石灰、叶子回来,尝了之后倍觉美味,自此,越南便有了嚼槟榔这项习俗。
  
  与皇室文化和祭祀的关系
  
  皇室贵族的社交生活、外交活动总少不了槟榔。它是一个重要的象征,当两个国家相互往来,槟榔是一项贵重的礼物,代表两国彼此的关系,有时国王会交换彼此的槟榔盒子。而槟榔也是招待贵宾的重要佳肴。
  
  国王也是吃槟榔的,其制作槟榔的器具与过程十分考究,身边也少不了服侍他用槟榔的随僮。许多工艺精品因此应运而生。
  
  槟榔在东南亚被当成超自然与人之间的媒介,与米同为主要的祭祀品,是当人要酬谢、请求神鬼时的“礼物”。土地与水在从事农业的东南亚是十分受重视的,所以槟榔常被拿来祭祀水神与土地之神,在泰国,槟榔是祈雨的献品。有时也用来驱除邪灵,特别是生病怀孕的时候。在葬礼中,槟榔被视为可帮助死者安息的东西。
  
  在婚俗中扮演重要角色
  
  与终身大事的关系——在马来文中pinang(槟榔核)也有求婚的意思;sireh(槟榔叶)的另一个意思是已达适婚年龄的年轻女孩;Khanmak(一盆槟榔核)也代表了婚礼。由于嚼槟榔使人看来更加有活力、漂亮,往往也容易吸引异性的目光,这可能也是槟榔与男女情事有所关联的原因之一。在缅甸,当一个女孩中意前来的求婚者,她就请他吃槟榔,并借此暗示其他追求者知难而退。在马来西亚的Iban,男子以槟榔叶向女子求婚,女方若同意,便接受之。在印尼爪哇,女人以不同的包槟榔的方式来暗示对男方的意思;如果她喜欢对方便把朝上的槟榔叶子折在一块;若是没意思,便将下头的叶子折在一块。雕刻精美的槟榔盒子是泰国新娘的必备嫁妆,在婚礼中父母喂新郎新娘米饭、水果与槟榔,为这对新人的婚姻带来和谐、幸福。洞房过后,如果新郎将槟榔盒子倒放过来,表示新娘的贞操受到质疑,整个家族对新娘的疑虑也会随之而来。
  
  在泰国南部的一些地方,在每年6月至8月的某个特定日子,年满21岁的男子都要与大槟榔树举行一次婚礼。当地人普遍都认为树木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是灵魂的象征,同大树结婚,可以得到佛祖的保佑,获得忠贞的爱情,建立幸福美满的家庭。
  
  因此,当地男子一直遵守与树结婚的风俗,并且仪式与真正的男女结婚仪式一样隆重热闹。男方送的彩礼盛在银制的大碗里,称为“龛玛花”或“龛玛菜”。龛玛花通常是25个槟榔果,龛玛菜则多为人们喜爱的点心、马拉糕、馅饼、炸面圈、烤鱼、糖果和枕头、席子及蜡烛等。
  
  槟榔这种植物,从很久以前起就一直陪伴着泰国人。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喜欢吃槟榔,但无论是新鲜槟榔还是干槟榔,它们仍为外国市场所需。干槟榔用于制革业和制药业。
  
  过去视红唇黑牙为美
  
  嚼槟榔所带来的轻微兴奋麻醉作用大概是使它如此流行的主要原因,槟榔核中的生物碱与单宁会刺激神经放松肌肉,使人觉得放松。此外也可以帮助中和胃酸、镇定胃痛。吃槟榔所散发出来的香气主要是因为老藤叶,其汁液也有抗菌的效果,常被用来治疗伤口、皮肤病、或是发烧头痛。在食物的分类上,槟榔核属热,槟榔叶属寒,是十分相配互补的食物。激起活力、使人看起来好气色(嚼过槟榔后的红色嘴唇被视为美丽的象征)、带来好运、唇齿留香、预防疾病,这几项嚼槟榔的原因在六世纪时曾在印度的典籍上记载。此外,嚼槟榔也被列为人生八大享受之一。长期嚼食槟榔会将牙齿染成黑色、嘴唇变成红色。在西方文化尚未渗入东南亚之前,这样的外表是被视为美丽的,因为当时的人认为它有别动物的白牙齿显现出人的不同。在古代泰国、缅甸等,都以黑牙为荣,以黑牙为高贵的象征。他们会将吉司亚、烟叶、石灰粉,用槟榔叶包住放入口慢慢咀嚼,把牙染黑。我国的傣族、基诺族和布朗族也有用植物脂烟自制“颜料”染齿的习惯,嚼槟榔是其中的一种手段。现在,越来越少的人坚持这样的审美观了。
  
  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嚼槟榔的传统已日趋没落,特别是在繁荣现代化的市区,一些贩卖槟榔食用工具的店已逐渐消失。受过教育的年轻人都摒弃了这项传统,认为是个不雅的旧习。此外,槟榔的制造方式也有所改变:以前人们总是在家里自己包槟榔,现在则是喜欢到外头买现成用机器切成、经冷冻包装的。香烟的传入也减少了嚼槟榔的人口。现代化的今日,槟榔的衰微是个渐进的趋势,除此之外,它也以不同的风貌出现在生活之中,在传统文化中的光辉似乎正逐渐消逝、为人所遗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